标题建军大业中,你对那位演员或那句台词印象最深刻看,为什么?

“我以***的名义感谢你们”。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对于特型演员许国祥来说,这句表演台词大概很寻常。类似的话他或许说过很多遍,这位52岁的***特型演员10年前参加海选“出道”,在几部电视剧里扮演过伟人,也参加过诸如公司年会、手模大赛的活动走穴。 

  唯独昨天,他火了。

  因为他站在了博鳌亚洲区块链会场。随着那段镇臂高呼的演出视频被疯狂转发,“魔幻”成为更多人对区块链的印象。

  事实上,许国祥以前没有接触过区块链。在《新京报》的采访中,这位演员回忆,听说活动主题是“亚洲区块链”,“我想把亚洲人民都团结一块儿了,好呀,就答应了。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许国祥成了“红人”,以他未曾预料的方式——当晚,他收到了很多谩骂短信。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待遇。而许国祥成为众矢之的的背后,真正属于特型演员的热闹和风光,正在渐渐消亡。

  特型演员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

  原本只是昆明军区一位文化干部的古月40岁之前没演过戏。因长相酷似***,他被叶剑英选中,出演了1978年的《西安事变》。尚未从伟人逝世悲痛中完全恢复的民众大为振奋,《延安日报》刊出报道《“***”又回到了延安》。

图:扮演***的特型演员古月

  因为群众基础广泛,***成为拥有特型演员最多的领袖。

  古月一生就扮演过84次***。为了无限接近伟人形象,他从言谈举止都模仿***,甚至写得一手毛式书法——演一场***为朱德题词的戏份时,他提起笔来挥墨而就,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这符合当初叶剑英提出的要求:

  “演***可不是闹着玩的。演员必须多读***著作,多看有关纪录片,广泛收集***各个时期的照片,查资料,练表演,刻苦钻研,精益求精,才能演好领袖形象。”

  这套理论的原型产自前苏联,最有名的两位特型演员是扮演列宁的史楚金、扮演斯大林的格洛瓦尼。

  史楚金扮演列宁,在当时被前苏联视为最重要的政治任务之一。他被安排在完全模拟列宁工作、生活和生活场景的环境下学习,最终成功变成了“列宁的影子”,连列宁夫人见到他时都很惊讶。

  而斯大林在电影《伟大的曙光》、《宣誓》中见到了米哈伊尔·格洛瓦尼扮演的“自己”,很是满意。第一次他表态“我这么富有魅力,很好”,第二次则直接在克里姆林宫召见了这位特型演员,并赞“现在,你算把我研究到家了。”

  可惜,史楚金后来积劳成疾,带病拍摄后逝世,而格洛瓦尼也在斯大林逝世、赫鲁晓夫上台后,逐渐被边缘化。

  国内早期的特型演员们重现了这份职业的荣光。他们大多部队出身,上世纪70至90年代间频繁出现在国产影视剧里。他们收获了大量粉丝,伟人的光环也映射进了现实生活——周恩来特型演员刘劲遇到过一位虔诚的出租车司机,后者坚持不收钱,兴奋央求“就让我当一回你的司机,当一回你的‘卫兵’吧”。

  不过,没有自我,影子终究是孤独的。

  受身份限制,早期的特型演员们收入并不高,演出是艺术创作,也是政治任务,总之,跟赚钱没什么关系。而长期浸润在一个任务角色里,创作难免枯竭,随之而来的就是寂寞。刘劲曾经感慨:

  “观众对你越认可,你就越没法演别的角色,只能重复一个形象。对于一个职业演员来说,这种痛苦、心理疲劳是观众所无法了解的。”

  市场成为特型演员职业“消亡”的助推器。

  对于年轻观众来说,明星扮演伟人带来的吸引力,远远超过复刻般模仿的特型演员。即使是以讲述丰功伟绩为主题的献礼影片,也不得不考虑这些受众的需求——毕竟,他们是贡献票房的主力。

  市场口味变化之下,神似成为比形似更重要的事情。

  刘烨在《建党伟业》、《建军大业》两部电影里扮演了***,但他只需要花20分钟化妆,戴头套、贴双眼皮胶、粘痦子、打底色,就齐活了——为刘烨化妆的黄烨也为古月画过***的老年妆,耗时8个小时

图:《建军大业》中刘烨的定妆照

  同样轻松的还有在《建国大业》里扮演蒋介石的张国立。化妆时他拒绝在脸上贴东西,眉骨、颧骨、鼻子都没变,只加上了蒋氏胡子。这位减肥16斤的“皇帝专业户”最后也没能复原蒋介石的清瘦之相,而是通过演技达到了“神似”。

  专业特型演员在大荧幕中的生存空间被不断压缩,在民间,草根特型演员的演出市场却越发红火。

  有人选择单***匹马,比如《人物》杂志报道过的四川“女版***”陈燕。她在2007年入行,出场费早早达到5位数,有专门的经纪人负责打理生意,邀约大多来自地产公司、商场促销、企业剪彩、婚礼和寿宴等。

图:女版“***”陈燕

  她对商演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正规机构,必须有邀请函和公章,穿便服时可以唱歌,全副武装扮演***时,不发声,只完成抽烟、挥手、直视远方沉思等招牌动作。

  她的商业模式是民间特型演员群体的缩影,但女性身份又让她成为特例。于是,在网络传播里,关于她的很多生存细节都被忽略,更多人只记住了标题里那些怂人听闻的信息:太像伟人,丈夫不敢同房

  有人选择团队作战。

  一家名为“伟人风采艺术团”的机构曾经被《中国新闻周刊》报道。50后创始人商清瑞在18岁时被人评价长得像***,长相优势也帮助他在长沙拿下过一个电网项目。

  在一场婚礼上扮演***致辞并换来500块收入后,商清瑞干起了“特型演员”,继而发现商机,成立广告公司,下设“伟人风采艺术团”等机构,与散布在民间的几十位特型演员长期合作。

  在一份网络爆料的艺术团报价单中,“***”、“周恩来”、“***”等人的出场费为5000元,“林彪”、“蒋介石”等人为3000元。而根据《中国新闻周刊》统计,这家艺术团在2006年刚成立时,一年演出大概20场,等到国庆60周年、建党90周年时,一天大概就要赶两三场。

  谁在“消费”民间特型演员?

  毫无疑问,那些最需要快速捞钱、又处于起步期的行业,也最需要用特型演员来吸引眼球。这个榜单包括了:二三线城市的地产商、爱打高科技概念的不知名健康公司、透着山寨味道的大赛,如今,又新添了区块链

  昨天“走红”的特型演员许国祥无疑起到连接作用。

  而从许国祥在2017年的零碎商演信息里,你能大概了解到“金主”们的身份。

  他曾经为一家名为“天基权”的健康公司站台,这家公司的产品包括:等离子净空器、等离子健康仪、量子轻松棒。他的身影还出现在一场手模大赛的现场——尽管这有些让人费解,“伟人”与手模能有什么关系?

图:许国祥作为嘉宾出席手模大赛

  作为行业共识,特型演员们一般不参加对“伟人”不敬的演出。董晓是一位***民间特型演员,他曾经拒绝一场活动,一位土豪想为80岁母亲“导演”一出戏,安排老母亲乘车检阅,“主席”、“总理”和“小平同志”紧跟其后。

  董晓拒绝的理由很简单:“我们这么干,小平同志会高兴吗?

  除了这些默认的潜规则,2007年出台的法规对特型演员的商业行为提出了约束——《关于禁止利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形象做商业促销宣传的通知》明确提到,不可以使用特型演员推销产品或服务

  不过,民间智慧往往能让人跨越沟壑,尤其当动力是赚钱的时候。

  法规出台后,商清瑞为河北一家沙发床代言,收费20万。他没有以众人熟知的***形象出现在海报里,而是穿了套中式对襟服——那张与伟人有几分形似的脸,对于这家小家具厂来说,也就够了。

  邀请特型演员代言,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私企老板的偶像崇拜。这个圈子里的另一个共识是:60后老板尤其热衷于赞助红色文化演出和影视剧。这群人受红色文化影响很深,崇拜伟人,又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由此也成为演员们最爱打交道的“金主”。 

  于是,属于特型演员的正史走向了没落边缘,野史却在以光怪陆离的方式继续着。

  但这似乎是一个注定走向要消亡的行当。当特型演员的金主、消费群体依次老去,这个市场也必然萎缩。征兆已然出现——1996年就在电影《长征》里出演过***的唐国强曾经是老一辈的偶像,但他如今被年轻人熟悉的演出,也只有那些魔性的广告GIF图了: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在诺兰的新片《敦刻尔克》中,最受人瞩目的演员既不是汤姆·哈迪,也不是老戏骨马克·里朗斯,而是四位来自英国的90后“小鲜肉”芬恩·怀特海德、汤姆·格林-卡尼、杰克·劳登以及人气超高的OneDirection成员哈里·斯泰尔斯。

电影在开放网络口碑后,有影评人给出了这样的评价:“这部电影可能会开启这批英国年轻演员辉煌的演艺生涯,表演太出彩了。”

大量启用新人演员,诺兰也不是没有被质疑过。但诺兰说,他不想犯好莱坞大片常犯的一个错误,那就是找一个40岁的演员去演一个非常年轻的角色。

“战争当中的冲突是非常真实的,有很多十八九岁的小孩上战场去打仗,所以需要找一些年轻的演员、新鲜的面孔来呈现这些角色。”

当8月份诺兰来华谈到这个问题时,一旁《建军大业》的监制黄建新非常激动的说“这跟我们《建军大业》用年轻人的想法是一样的。”

同样都是用年轻人,为什么《敦刻尔克》里的四位鲜肉被认可,而我们的年轻人只能被嘲“小鲜肉”呢?也许从这四位英国帅哥的经历中,能看出一二。

1、芬恩·怀特海德:男版《爱乐之城》

当《敦刻尔克》的海报刷满大街小巷时,我们记住了一个年轻人的面孔,他叫Fionn Whitehead(芬恩·怀特海德),1997年出生,出演《敦刻尔克》时才19岁。

(就是这张海报上的小帅哥啦▼)

Fionn想过做吉他手,想过做橄榄球运动员,甚至想过做一名街舞舞者,也许是没碰到“真爱”吧,他总觉得自己没有天赋,做不好,直到他对表演产生兴趣。

13岁时,Fionn就在家乡的橙树剧院里打磨演技,后来又进入了英国国家青年剧院学习表演。

来到伦敦后,Fionn一边在咖啡馆打工养活自己,一边参加各种试镜。

虽然投向选角导演和戏剧学院的简历大部分都石沉大海,但Fionn始终没有放弃。

这经历,就是《爱乐之城》里的石头姐吧。

Fionn的第一部荧幕作品,是一部并不怎么知名的迷你英剧《HIM》,他在片中饰演一名可以用意念控制他人的超能力者,孤独、偏执,缺少父爱的少年。不算是雷剧,但也不算是什么精品。

这之后Fionn就去试镜了诺兰的《敦刻尔克》,试镜和等待的过程都相当漫长。试镜成功后,他被剧组要求保密,所以Fionn必须瞒着家人和朋友,只能自己一个人偷偷高兴。

确认出演《敦刻尔克》后,Fionn开始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去敦刻尔克看看,去博物馆查资料,看诺兰布置给他的电影等等。但这些都不是最难的,最难的其实是体能训练。

  原标题:一场戏一句词 也要精心设计

  电影《建军大业》将于28日上映,延续“建国三部曲”系列全明星阵容的特色,这部戏里哪怕是只有一场戏的角色,也都是由当红明星来演绎。但导演刘伟强及各主演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这不是一部“数星星”的电影,明星们也不是来客串着玩儿的,哪怕只有一个镜头、一句台词,他们也都做了不少准备。

  刘伟强压力很大,光资料就看了两三尺厚

  虽然擅长拍动作戏、爆破戏,但第一次接触《建军大业》这样的革命历史题材,刘伟强的第一感觉还是“压力大到不得了”。他表示自己对建军的历史背景“懂一点,能说出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但并不是专家”。为了拍出历史感,他光资料就看了两三尺厚,还实地探访、重走了一遍建军之路。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每一场戏都很难拍”。为此,他透露自己“曾经和剧组每一个人说,我们真的要很努力,这次我付出了平时拍戏4倍的力量,真是使出洪荒之力了。”

  为了还原历史,影片在场景设计上也是花了很大功夫。刘伟强就透露,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一段中,有一场火烧商务印书馆的戏,镜头上呈现出来只有几秒钟,剧组却花了两个多月去搭建场景,连馆内摆放的每一本书都是专门挑选过,“哪怕是一个很简单的元素,也要精心设计打造”。

  不少演员出身军人家庭,革命前辈、表演前辈都要学

  很多明星很少演军事题材,却意外地很有军人气概,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原来他们都是来自军人家庭。在片中饰演周恩来的朱亚文,父亲、爷爷都是军人,他熟悉军人的担当、责任,以及由此延伸出来的刚硬和倔强。这次饰演的周恩来处在复杂的情势中,他希望表现出“在非常时期的一丝丝紧张感。”同样的,饰演贺龙的王景春也是出生、成长在部队大院里,这次饰演贺龙,他发现,“当时贺龙才30多岁,手握重兵,国民政府还许以武汉卫戍司令和汉阳兵工厂。面对这么大的诱惑,他却坚定地选择了起义,这种对理想、真理的追求值得我们后人学习。”

  黄志忠饰演过多个时期、多个年代的军人,这次在片中饰演朱德,既要在南昌起义中潜伏在敌人里为战斗部队争取时间,又要在三河坝战役中以少量兵力抵挡敌军几万人的进攻,他在片中的表现得到了不少人认可。但他竟然觉得,“我看过很多老电影,那些老艺术家、前辈,他们饰演军人时自然散发出的精神气质、年代感,是我们赶不上的。”

  用一句台词一场戏展现角色

  《建军大业》里聚集了三四十位明星,但记者此前看片发现,不少人其实只有一场戏、甚至一句台词。例如饰演通讯员的鹿晗,只是在船上煮了一锅粥;饰演***的董子健,也只在八七会议这一场戏中出现;而饰演宋庆龄的宋佳、饰演邓颖超的关晓彤、饰演向警予的马伊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建军大业观后感500字大学生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