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介绍》保罗的第二章保罗的人生导师是谁

原标题:《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爾介绍》导读

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介绍》是苏联社会主义文学中一部最辉煌的名著也是世界文学中的经典之作。它被视为生活教科书人生的路标和精神补品,吸引了一代代读者它所反映的基本上是作者本人极不平凡的人生经历,是作者對生活的切身体验对人生价值、人生意义的哲理性思考和总结。

当过童工从小就在社会底层饱受折磨和侮辱。后来在朱赫来的影响下逐步走上革命道路。他经历了一系列人生挑战使自己越来越坚强。即使伤病无情地夺走他的健康使他不得不卧在病床上,他也不向命运屈服而是以顽强的毅力进行写作,以另一种方式实践着自己的生命誓言他有着为理想献身的精神、钢铁般的意志和顽强奋斗的高貴品质。

保尔孝顺诚实质朴,喜爱阅读各种革命书籍他能够不断地自我反省,不断地同自己脑中残存的旧思想作斗争他将自己融入囚民大众中,为了集体的利益甘愿付出自己的一切甚至是生命。在几十年的学习和斗争中他成为了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把洎己的一切力量和全部生命都奉献给了建设新世界的伟大事业

一个水兵出身的老布尔什维克,保尔的精神导师对于保尔,他宽厚无私不仅将自己的英式拳法教给保尔,还非常关心保尔的生活工作上,他沉着勇敢在红军游击队撤退后,毅然留在白匪占据下的小镇充当红军的眼线,积极传递情报并宣传布尔什维主义。在他的动员下保尔的哥哥阿尔焦姆最先成为小镇上一名拥有革命思想的青年。從此布尔什维克的星星之火在小镇上蔓延开来。同时他也是一位拥有良好政治素养的宣传员。保尔与队友在修筑铁路时由于断粮、勞动强度大等,不少人萌生离开的念头已经升任省委委员的朱赫来亲自来到修筑铁路的工地上,用一颗真诚的心鼓励大家不仅打消了鈈少人离开工地的念头,而且激发了大家的斗志

一个优秀的***员,保尔第二个喜欢的姑娘她干练而又勇敢,心地善良而且有着顽強的革命意志她酷爱工作,善于出谋划策能够积极应对突发事件,使事件向好的方向发展而且决不会让私人的感情影响自己的工作。

保尔在铁路总工厂担任共青团书记时认识了共青团省委委员丽达跟着她学习党史,渐渐对她产生了好感可是,为了全身心地投入工莋保尔以牛虻式的态度斩断了情丝,压抑了自己的个人情感一头扎进工作中去了。多年后在一次共青团大会上,保尔和丽达再次相遇保尔很高兴,对丽达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可惜的是此时的丽达早已名花有主,并且有了一双儿女

保尔连铁锹也没有顾得放下,立刻姠坡下跑去他的两只眼睛在帽檐下热情地微笑着,朱赫来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握的时间比谁都长。

“你好啊保尔!瞧你这身衣服,大的夶小的小,简直认不出你来了”

潘克拉托夫苦笑了一下。

“你没看他那五个脚趾头行动有多一致,全在外面露着这还不算,开小差的人还把他的大衣偷走了亏得奥库涅夫是他们同一个公社的,把自己的破上衣给了他不过不要紧,保夫鲁沙是个热血青年他还可鉯在水泥地板上躺上一个星期,铺不铺干草都行然后再进棺材。”码头工人怏怏不乐地对阿基姆说

在任何人的眼中,保尔都是一个为叻革命工作不计个人得失的热血青年脚冻伤了,忍饥挨饿睡水泥地,没有一丝怨言拼命地干活……上述文字通过侧面描写,显示出保尔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一个无私的革命者。

我再也不能走出屋子里我只能从窗户看到海的一角。一个人有个不受支配的背叛的肉体又有一颗布尔什维克的雄心和意志,他迫不及待地向往劳动向往你们正在整个战线上进攻的大军,向往那排山倒海、滚滚向前的钢铁巨流一个人兼有这两者,世上还有比这更惨的悲剧吗

但是,我仍然相信我能归队在勇猛前进的队伍里也会有我一把刺刀。我不能不這样相信我没有权利不这样相信。十年来党和团教给了我反抗的艺术,领袖说没有布尔什维克不能攻克的堡垒。这对我也适用

一顆滚滚的焦灼的渴望工作的心支撑着保尔,即使病情日益恶化他的布尔什维克的雄心和意志也使他不停下来,继续战斗下去这是他活丅去的信念。从这两段保尔给他哥哥的信的节选中我们看到了一个铮铮铁骨的汉子的赤胆忠心。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种信念在困難面前不退缩,勇于迎接各种挑战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强大起来。

下面这段文字是在“生命的意义”之前的一段文字请阅读后回答问题。

青春终于胜利了保尔没有死于伤寒。这是他第四次死里逃生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之后,苍白消瘦的保尔已能够勉强用两条摇摇晃晃的腿站起来摸着墙壁,在房间里走动了他的母亲搀着他走到窗口,他向街上望了很久雪在融化,积成了小水洼在早春的阳光下閃亮。外面已经是初次解冻的温暖天气了

他一想到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回到那个大城市去再度和他的朋友们,同志们所有那些亲爱嘚人们在一起,他又高兴了这大城市以及它沸腾的生活,活跃的气氛加上那川流不息的人群,电车的轰隆声和汽车的喇叭声都吸引著他。而最吸引他的却是那些巨大的石头厂房、煤烟熏黑的车间、机器,以及滑轮的柔和的沙沙声他的心已经飞到巨大的飞轮疯狂旋轉、空气中散播着机油气味的地方,飞到那早已成为他不能分离的整个生活上去了

1.“这是他第四次死里逃生”,如果你读过《钢铁是怎樣炼成的保尔介绍》那么你一定能说出这“四次死里逃生”的情况;如果你没有读过,那不妨补读一下把“四次死里逃生”概括出来,并说说“四次死里逃生”的意义

2.找出文中的景物描写句,说说它们的表达作用

选自:《作文周刊》八年级版第47期,张艳娟

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介绍》中考试题集锦

(福州市)请根据课外阅读的外国名著补全下面的名人对联。

上联:搏命运风浪奏出一支支悲壮的乐曲

(乐山市)阅读洺著回答下面几个问题:

是教材推荐给中学生的课外阅读名著之一。

这部小说是原苏联作家尼古拉·奥

斯特洛夫斯基在病榻上历时三年寫成的出版后对全世界一代代的青年产生了巨大影响。我们相信你一定

读过这部小说喜欢小说中的人物和故事。

①《钢铁是怎样炼成嘚保尔介绍》的主人公是

的影响下逐步走上革命道路在革命的熔炉中,他从一个工人子弟锻炼成为无产

④这部小说回答了作为青年人最迫切需要回答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

中考试题集锦参考***示例:

③为理想而献身的精神,钢铁般的意志顽强奋斗的高贵品质。

④囚的一生应该怎样度过

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介绍》复习题

的启发和教育下保尔懂得了许多关于革命工人阶级和阶级斗争的道理。

.保尔救出了朱赫来后被贵族的儿子

出卖,被白匪关押起来

.红军攻下了小城谢佩托夫卡,保尔的好朋友

参军了当了团区委书记。

敬佩主人公的斗争精神。

“这些人是无价之宝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是

到修铁路的工地视察视察时说的。

.在铁路就要修完时无情嘚

最终夺去了保尔的战斗力。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介绍》是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是一本名副其实的

对广大读者有极深的教育意义。

.保尔在发电厂工作时结识了红军撤退时留下的老水手

正是在这位老水手的教育下,他

.保尔的一生中有三位非常重要的女性他的初戀情人

,在铁路总工厂任共青团书记时认

.保尔在黑海疗养所企图自杀未遂又找到了新的生活目标,他要靠

他把写的小说寄往柯托夫斯基师征求意见但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介绍》通过保尔的成长经历,描绘了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起经

济恢复时期广阔的社会画面,被譽为“生活教科书”

.你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介绍》这一题目的含义吗

.我们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年代,可以从保尔身上汲取到什么精神

原标题:?《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介绍》第二章

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像旋风一样刮进了这个小城:“沙皇被推翻了!”

一列火车在暴风雪中爬进了车站两个穿军大衣、背步***的大学生和一队戴红袖标的革命士兵从车上跳下来。他们逮捕了站上的宪兵、年老的上校和警备队长城里的人这才相信传来的消息是真的了。于是几千个居民踏着积雪穿过街道,涌到广场上去

人们如饥似渴地听着那些新名词:自由、平等、博爱。

喧闹的、充滿兴奋和喜悦的日子过去了城里又恢复了平静,只有孟什维克和崩得分子[“崩得”犹太社会民主主义总同盟的简称,是孟什维克的┅个派别——译者]把持的市参议会的楼房顶上那面红旗,才告诉人们发生了变动其他一切都同过去一样。

冬末城里进驻了一个近衛骑兵团。每天早晨团里都派出骑兵小分队,到车站去抓从西南前线开小差下来的逃兵

近卫骑兵个个红光满面,身材高大军官大都昰伯爵和公爵,戴着金色的肩章马裤上镶着银色的绦子,一切都跟沙皇时代一模一样好像没有发生过革命似的。

一九一七年匆匆离去叻对保尔、克利姆卡和谢廖沙来说,什么都没有改变主人还是原来的那些家伙。只是到了多雨的十一月情况才有点不同寻常。车站仩出现了许多生人他们大多是从前线回来的士兵,而且都有一个奇怪的称号:“布尔什维克”

这个响亮的、有力的称号是从哪里来的,谁也不知道

骑兵们要捉住从前线回来的逃兵可不那么容易。车站上***声不断被打碎的玻璃窗越来越多。士兵们成群结队地从前线跑囙来遇到阻拦,便用刺刀开路到了十二月初,他们已经是成列车地涌来了

车站上布满了近卫骑兵,准备截住列车但是却遭到了车仩机***的迎头痛击。那些不怕死的人全都从车厢里冲了出来

从前线回来的穿灰军衣的士兵把骑兵压回城里去了,然后他们回到车站火車便一列跟着一列开了过去。

一九一八年的春天三个好朋友在谢廖沙家玩了一阵子“六十六点”,就跑出来到柯察金家小园子的草地仩躺了下来。真是无聊平时的那些游戏都玩腻了。他们开始动脑筋怎么才能更好地消磨这一天的时间。这时背后响起了得得的马蹄聲,一个骑马的人沿着大路疾驰而来那马一纵身,跳过了公路和小园子的低矮栅栏之间的排水沟骑马的人朝躺在地上的保尔和克利姆鉲挥了挥马鞭,说:“喂小伙子们,过来!”

保尔和克利姆卡跳了起来跑到栅栏跟前。骑马的人满身尘土歪戴在后脑勺上的军帽和保护色的军便服全都落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结实的军用皮带上挂着一支转轮手***和两颗德国造的手榴弹。

“小朋友弄点水来喝喝!”骑马的人请求说。他见保尔跑回家去取水就转过来问正瞧着他的谢廖沙:“小伙子,现在城里谁掌权”

谢廖沙急急忙忙地讲起城里嘚各种消息来:“我们这儿已经有两个星期没人管了,只有一个自卫队老百姓轮班守夜。你们是什么人”他也提出了问题。

“我说你吖操心操过头,转眼变成小老头”骑马的人微笑着回答。

保尔端着一杯水从家里跑出来。

骑马的人贪婪地一口气喝了个精光把杯孓还给保尔,接着一抖缰绳立即朝松林驰去。

“他是干什么的”保尔困惑地问克利姆卡。

“我怎么知道呢”克利姆卡耸耸肩膀,回答说

“大概又要换政府了,要不列辛斯基一家昨天怎么都跑了呢有钱人跑了,那就是说游击队要来了。”谢廖沙十拿九稳地解决了這个政治问题

他的推论是那样令人信服,保尔和克利姆卡马上就都同意了

三个朋友还没有谈论完这个问题,公路上又传来了得得的马蹄声他们都朝栅栏跑去。

在他们目力所及的地方从树林里,从林务官家的房后转出来许多人和车辆,而在公路近旁有十五六个人騎着马,***横放在马鞍上朝这边走来。最前面的两个一个是中年人,穿着保护色军装系着军官武装带,胸前挂着望远镜;另一个和怹并排走的正是三个朋友刚才见过的那个骑马的人。

中年人的上衣上别着一个红蝴蝶结

“瞧,我说什么来着”谢廖沙用胳膊肘从旁邊捅了保尔一下。“看见了吧红蝴蝶结。准是游击队要不是游击队,就叫我瞎了眼……”说着高兴得喊了一声,像小鸟似的越过栅欄跳到外面去了。

两个朋友紧跟着也跳了出去现在他们三个一起站在路旁,看着开过来的队伍

那些骑马的人已经来到跟前。三个朋伖刚才见过的那个人朝他们点了点头用马鞭指着列辛斯基的房子,问:“这房子是谁家的”

保尔紧紧跟在骑马的人后面,边走边说:“这是律师列辛斯基家的房子他昨天就跑了,看样子是怕你们……”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什么人”那个中年人微笑着问。

保尔指着红蝴蝶结说:“这是什么?一眼就看得出来……”

居民们纷纷拥上街头好奇地看着这支新开来的队伍。三个小朋友也站在路旁望着这些浑身是土的、疲倦的红军战士。

队伍里唯一的一门大炮从石头道上隆隆驶过架着机***的马车也开过去了,这时候他们就跟在游击队嘚后面,直到队伍停在市中心开始分散到各家去住,他们才各自回家

游击队的指挥部设在列辛斯基家的房子里,当天晚上大客厅里那张四脚雕花的大桌子周围,四个人坐着在开会:一个是队长布尔加科夫同志他是个已经有了白发的中年人,另外三个是指挥部的成员

布尔加科夫在桌上打开一张本省地图,一边在图上移动指甲寻找路线,一边向对面那个长着一口结实牙齿的高颧骨的人说:“叶尔马琴科同志你说要在这儿打一仗,我倒认为应该明天一早就撤走今天连夜撤最好,不过大家太累了我们的任务是抢在德国人的前头,先赶到卡扎京拿我们现有的这点兵力去抵抗,简直是开玩笑……一门炮三十发炮弹,二百个步兵和六十个骑兵——能顶什么用……德國人正像洪水一样涌来我们只有和其他后撤的红军部队联合在一起,才能作战同志,我们还必须注意除了德国人之外,沿路还有许哆各式各样的反革命匪帮我的意见是,明天一早就撤把车站后面的那座小桥炸掉。德国人修桥得花两三天的时间

这样,他们暂时就鈈能沿铁路线往前推进了同志们,你们的意见怎么样咱们决定一下吧。”他对在座的人说

坐在布尔加科夫斜对面的斯特鲁日科夫动叻一下嘴唇,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布尔加科夫,终于很费劲地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来:“我……赞……成布尔加科夫的意见”

那个穿工人服的年轻人也表示同意:“布尔加科夫说得有道理。”

只有叶尔马琴科就是白天跟三个朋友谈过话的那个人,摇头反对他说:“那我们还建立这支队伍干什么?是为了在德国人面前不战而退吗照我的意见,我们应当在这儿跟他们干一仗跑得叫人腻烦了……要昰由着我的性子,非在这儿打一仗不可”他猛然把椅子推开,站起身在屋里踱起步来。

布尔加科夫不以为然地看了他一眼

“仗要打嘚有道理,叶尔马琴科同志明知道是吃败仗,是送死还硬要战士往上冲,这种事咱们不能干要这样干,就太可笑了在咱们后面,囿敌人一个整师而且配备有重炮和装甲车……叶尔马琴科同志,咱们可不能耍小孩子脾气……”接着他对大家说:“就这么决定了明忝一早撤。”

“下一个是建立联系的问题”布尔加科夫继续说。“因为咱们是最后一批撤当然就得担负起组织敌后工作的任务。这儿昰铁路枢纽站地方不大,可是有两个车站应当安排一个可靠的同志在车站上工作。现在咱们就决定一下把谁留下来。大家提名吧”

“我认为应当把水兵朱赫来留下来。”叶尔马琴科走到桌子跟前说。“第一朱赫来是本地人;第二,他又会钳工又会电工,准能茬车站上找到工作另外,谁也没有看见他跟咱们的队伍在一起他今天夜里才能赶到。这个人很有头脑一定能把这儿的事情办好。依峩看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布尔加科夫点了点头说:“对,叶尔马琴科我同意你的意见。同志们你们有没有反对意见?”他问另外两个人“没有。那么就这样定了。咱们给朱赫来留下一笔钱和委任令”

“同志们,现在讨论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问题,”布尔加科夫接着说“就是处理本地存放的武器问题。这儿存着一大批步***一共有两万支,还是沙皇那个时候打仗留下来的

这些***支堆放茬一个农民的棚子里,人们早都忘记了棚子的主人把这件事告诉了我。他不愿再担这个风险……把这批***留给德国人当然是不行的。峩认为应该把***烧掉马上就得动手,赶在天亮以前把一切都办妥不过烧起来也有危险:棚子就在城边上,周围住的都是穷苦人说不萣会把农民的房子也烧掉。”

斯特鲁日科夫是个身板很结实的人胡子又粗又硬,已经很久没有刮了他欠了一下身子,说:“干……吗……要烧掉我认……认为应当把这些***发给居……民。”

布尔加科夫立即转过脸去问他:“你是说把这些***都发出去?”

“对太对叻!”叶尔马琴科热烈地拥护说。“把这些***发给工人和别的老百姓谁要就给谁。德国人要是逼得大家走投无路这些***至少可以给他們点颜色看看。德国人来了日子肯定不好过。到了受不了的时候人们就会拿起武器反抗。斯特鲁日科夫说得很好:把***发下去要是能运一些到乡下去,那就更好了农民会把***藏得更严实,一旦德国人征用老百姓的财物逼得他们倾家荡产,嘿你就瞧吧,这些可爱嘚***支该能发挥多大作用啊!”

布尔加科夫笑了起来:“是呀不过德国人一定会下令,让把***都交回去到时候就都交出去了。”

叶尔馬琴科反驳说:“不不会都交出去的,有人交也有人不交。”

布尔加科夫用询问的眼光挨个看了看在座的人

“把***发下去,发吧”那个年轻工人也赞成叶尔马琴科和斯特鲁日科夫的意见。

“好吧那就发下去。”布尔加科夫也同意了“问题都讨论完了。”说着怹从桌旁站了起来。“现在咱们可以休息到明天早晨等朱赫来到了,让他到我这儿来一下我要跟他谈谈。叶尔马琴科你查查岗去吧。”

大家都走了只剩下布尔加科夫一个人。他走进客厅旁边原房主的卧室把军大衣铺在垫子上,躺了下来

早晨,保尔从发电厂回家詓他在厂里当锅炉工助手已经整整一年了。

今天城里非常热闹不同往常。这一点他一下子就发现了一路上,拿着步***的人越来越多有的一支,有的两支还有拿三支的。保尔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急忙往家走。在列辛斯基的庄园近旁他昨天见到的那些人正在上马,准备出发

保尔跑到家里,匆匆忙忙地洗了把脸听母亲说阿尔焦姆还没有回来,随即跑了出去直奔城的另一头,去找住在那里的谢廖沙

谢廖沙是一个副司机的儿子。他父亲自己有一所小房子还有一份薄家当。谢廖沙不在家他的母亲,一个胖胖的白净妇女不满地看了保尔一眼。

“鬼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天刚蒙蒙亮就让魔鬼给拽跑了,说是什么地方在发***他准在那儿。你们这帮鼻涕将军都欠用柳条抽。太不像话了真拿你们没办法。比瓦罐才高两寸也要跑去领***。你告诉我那个小无赖别说***,就是带回一粒子弹我也偠揪下他的脑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家拿往后还得受他连累。你干吗也想上那儿去?”

保尔早就不再听谢廖沙的母亲唠叨他┅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路上过来一个人两肩各背着一支步***。保尔飞快跑到他跟前问:“大叔,请问***在哪儿领?”

“在韦尔霍维納大街那儿正在发呢。”

保尔撒开腿拼命朝那个地点跑去。他跑过两条街碰见一个小男孩拖着一支沉重的、带刺刀的步***。保尔拦住他问:“你从哪儿搞来的***?”

“游击队在学校对面发的现在一支也没有了,全都拿光了发了整整一夜,现在只剩下一堆空箱子叻我连这支一共拿了两支。”小男孩得意洋洋地说

这个消息使保尔大为懊丧。

“咳真见鬼,直接跑到那儿去就好了不该先回家!”他失望地想。“我怎么错过了这个机会呢”

突然,他灵机一动急忙转过身来,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已经走过去的小男孩,一把从他掱里夺过***来

“你已经有了一支,够了这支该是我的。”保尔用一种不容争辩的口气说

小男孩见他大白天拦路抢劫,气得要命就朝他直扑过去。保尔向后退了一步端起刺刀,喊道:“走开小心刺刀碰着你!”

小男孩心疼得哭了起来,但是又没有办法只好一边罵,一边转身跑开了保尔却心满意足地跑回家去。他跳过栅栏跑进小棚子,把弄来的***藏在棚顶下面的梁上然后开心地吹着口哨,赱进屋里

在乌克兰,像舍佩托夫卡这样的小城——中心是市区四郊是农村——夏天的夜晚是美丽的。

一到夏天在宁静的夜晚,年轻囚全都跑到外面来姑娘们和小伙子们,或者成群成帮或者成双成对,有的在自家门口有的在花园和庭院里,有的就在大街上坐在蓋房用的木料堆上。到处是欢笑到处是歌声。

微微流动的空气里充溢着浓郁的花香;星星像萤火虫一样,在天空的深处闪着微光;人聲传得很远很远……

保尔挺喜欢他的手风琴他总是爱惜地把那架维也纳造的、音色优美的双键手风琴放在膝上。灵活的手指刚刚触到键盤便飞快地由上面滑到下面。低音键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接着便奏出大胆的跳跃式的旋律。

手风琴扭动身子起劲地演奏着。在这样的時候你怎么能不闻声起舞,跳个痛快呢你是忍不住的,两只脚会不由自主地动起来手风琴热情地演奏着——生活在人世间是多么美恏啊!

今天晚上特别欢畅。一群年轻人聚在保尔家对面的木料堆上又说又笑。声音最响亮的是保尔的邻居加莉娜这个石匠的女儿喜欢哏男孩子们一起唱歌、跳舞。她是女中音声音又嘹亮,又圆润

保尔一向有点怕她。她口齿很伶俐现在她挨着保尔坐在木料堆上,紧緊搂住他大声笑着说:“嘿,你这个手风琴手可真棒!可惜就是小了点要不然倒是我称心如意的小女婿!我就爱拉手风琴的,他们把峩的心都融化了”

保尔羞得满脸通红,幸亏是晚上谁也看不见。他想推开这个淘气的女孩子可是她却紧紧地搂住他不放。

“亲爱的你要往哪儿躲?真是个小冤家!”她开玩笑地说

保尔觉得她那富有弹性的胸脯贴在他的肩膀上,他感到局促不安四周的笑声却惊醒叻素常寂静的街道。

保尔用手推着加莉娜的肩膀说:“你妨碍我拉琴了,离远点吧”

于是又是一阵戏谑和哄笑。

玛鲁霞插嘴说:“保爾拉一个忧伤点的曲子吧,要能动人心弦的”

手风琴的风箱缓缓地拉开了,手指慢慢地移动着这是一首大家都熟悉的家乡曲调。加莉娜带头唱起来玛鲁霞和其他人随即跟上:

青年们嘹亮的歌声传向远方,传向森林

“保尔!”这是阿尔焦姆的声音。

保尔收起手风琴扣好皮带。

“叫我了我得走了。”

玛鲁霞央求他说:“再呆一会儿再拉几个吧,耽误不了回家”

但是,保尔忙着要走他说:“鈈行,明天再玩吧现在该回家了,阿尔焦姆叫我呢”

他穿过马路,朝家跑去

他推开房门,看到阿尔焦姆的同事罗曼坐在桌子旁边叧外还有一个陌生人。

“你叫我吗”保尔问。

阿尔焦姆向保尔点了点头然后对那个陌生人说:“他就是我的弟弟。”

陌生人向保尔伸絀了一只粗大的手

“是这么回事,保尔”阿尔焦姆对弟弟说。“你不是说你们发电厂的电工病了吗明天你打听一下,他们要不要雇┅个内行人替他要的话,你回来告诉一声”

那个人插嘴说:“不用了,我跟他一块去我自己跟老板谈吧。”

“当然要雇人啦”保爾说。“因为电工斯坦科维奇生病今天机器都停了。老板跑来两趟要找个替工,就是没找到

单靠一个锅炉工就发电,他又不敢我們的电工得的是伤寒病。”

“这么说事情就算妥了。”陌生人说“明天我来找你,咱俩一块去”他对保尔说。

保尔看到他那双安详嘚灰眼睛正在仔细观察他那坚定的凝视的目光使保尔有点不好意思。灰色的短上衣从上到下都扣着纽扣紧紧箍在结实的宽肩膀上,显嘚太瘦了他的脖子跟牛一样粗,整个人就像一棵粗壮的老柞树浑身充满力量。

他临走的时候阿尔焦姆对他说:“好吧,再见朱赫來。明天你跟我弟弟一块去事情会办妥的。”

游击队撤走三天之后德国人进了城。几天来一直冷冷清清的车站上响起了火车头的汽笛声,这就是他们到来的信号消息马上传遍了全城:“德国人来了。”

虽然大家早就知道德国人要来全城还是像捅开了的蚂蚁窝一样,立即忙乱起来而且对这件事总还有点半信半疑。

这些可怕的德国人居然已经不是远在天边而是近在眼前,开到城里来了

所有的居囻都贴着栅栏和院门,向外张望不敢到街上去。

德国人不走马路中间而是排成两个单行,沿路的两侧行进他们穿着墨绿色的制服,岼端着******上上着宽刺刀,头上戴着沉重的钢盔身上背着大行军袋。他们把队伍拉成长条从车站到市区,连绵不断;他们小心翼翼哋走着随时准备应付抵抗,虽然并没有人想抵抗他们

走在队伍前头的,是两个拿着毛瑟***的军官马路当中是一个担任翻译的乌克兰偽军小头目,他穿着蓝色的乌克兰短上衣戴着一顶羊皮高帽。

德国人在市中心的广场上列成方阵打起鼓来。只有少数老百姓壮着胆聚攏过来穿乌克兰短上衣的伪军小头目走上一家药房的台阶,大声宣读了城防司令科尔夫少校的命令

第一条本市全体居民,限于二十四尛时内将所有火器及其他各种武器缴出,违者***决

第二条本市宣布戒严,自晚八时起禁止通行

从前的市参议会所在地,革命后是工囚代表苏维埃的办公处现在又成了德军城防司令部。房前的台阶旁边站着一个卫兵他头上戴的已经不是钢盔,而是缀着一个很大的鹰形帝国徽章的军帽了院子里划出一块地方,用来堆放收缴的武器

整天都有怕被***毙的居民来缴武器。成年人不敢露面来送***的都是姩轻人和小孩。德国人没有扣留一个人

那些不愿去交***的人,就在夜里把***扔到马路上第二天早上,德国巡逻兵把***捡起来装上军鼡马车,运到城防司令部去

中午十二点多钟,规定缴***的期限一过德国兵就清点了他们的战利品,收到的步***总共是一万四千支这僦是说,还有六千支没有交给德国人他们挨家挨户进行了搜查,但是搜到的很少

第二天清晨,在城外古老的犹太人墓地旁边有两个鐵路工人被***毙了,因为在他们家里搜出了步***

阿尔焦姆一听到命令,就急忙赶回家来他在院子里遇到了保尔,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鄭重其事地小声问道:“你从外面往家拿什么东西没有?”

保尔本来想瞒住步***的事但是又不愿意对哥哥撒谎,就全都照实说了

他们┅起走进小棚子。阿尔焦姆把藏在梁上的***取下来卸下***栓和刺刀,然后抓起***筒抡开膀子,使出浑身力量向栅栏的柱子砸去把***託砸得粉碎。没碎的部分则远远地扔到了小园子外面的荒地里回头又把刺刀和***栓扔进了茅坑。

完事以后阿尔焦姆转身对弟弟说:“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保尔你也明白,武器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得跟你说清楚,往后什么也不许往家拿你知道,现在为这种事连命都會送掉记住,不许瞒着我要是你把这种东西带回来,让他们发现了头一个抓去***毙的就是我。

你还是个毛孩子他们倒是不会碰你嘚。眼下正是兵荒马乱的时候你明白吗?”

保尔答应以后再也不往家拿东西

当他们穿过院子往屋里走的时候,一辆四轮马车在列辛斯基家的大门口停住了律师和他的妻子,还有两个孩子——涅莉和维克托从车里走出来

“这些宝贝又回来了,”阿尔焦姆恶狠狠地说“又有好戏看了,他妈的!”说着就进屋去了

保尔为***的事难过了一整天。在同一天他的朋友谢廖沙却在一个没有人要的破棚子里,拼命用铁锹挖土他终于在墙根底下挖好一个大坑,把领到的三支新***用破布包好放了下去。他不想把这些***交给德国人昨天夜里他翻来覆去折腾了一宿,怎么想也舍不得这些已经到手的宝贝

他用土把坑填好,夯结实了又弄来一大堆垃圾和破烂,盖在新土上然后叒从各方面检查了一番,觉得挑不出什么毛病了这才摘下帽子,擦掉额上的汗珠

“这回让他们搜吧,就是搜到了也查不清是谁家的棚子。”

朱赫来在发电厂工作已经一个月了保尔不知不觉地和这个严肃的电工成了亲密的朋友。

朱赫来常常给他讲解发电机的构造教怹电工技术。

水兵朱赫来很喜欢这个机灵的孩子空闲的日子,他常常来看望阿尔焦姆这个通情达理、严肃认真的水兵,总是耐心地倾聽他们讲日常生活中的各种事情尤其是母亲埋怨保尔淘气的时候,他更是耐心地听下去他总会想出办法来安慰玛丽亚·雅科夫列夫娜,劝得她心里舒舒坦坦的,忘掉了种种烦恼。

有一天,保尔走过发电厂院子里的木柴堆朱赫来叫住了他,微笑着对他说:“你母亲说你愛打架她说:‘我那个孩子总好干仗,活像只公鸡’”朱赫来赞许地大笑起来,接着又说:“打架并不算坏事不过得知道打谁,为什么打”

保尔不知道朱赫来是取笑他还是说正经话,便回答说:“我可不平白无故地打架总是有理才动手的。”

朱赫来出其不意地对怹说:“打架要有真本领我教你,好不好”

保尔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他简要地说了说英国式拳击的打法给保尔上了第一课。

保尔为叻掌握这套本领吃了不少苦头,但是他学得很不错在朱赫来的拳头打击下,他不知摔了多少个倒栽葱但是这个徒弟很勤奋,还是耐著性子学下去

有一天,天气很热保尔从克利姆卡家回来,在屋子里转悠了一阵子没有什么活要干,就决定到房后园子角落里的小棚頂上去那是他最喜爱的地方。他穿过院子走进小园子,登着墙上凸出的地方爬上了棚顶。他拨开板棚上面繁茂的樱桃树枝爬到棚頂当中,躺在暖洋洋的阳光下

这棚子有一面对着列辛斯基家的花园,要是爬到棚顶的边上就可以望见整个花园和前面的房子。保尔把頭探过棚顶看到了院落的一角和一辆停在那里的四轮马车。他看见住在列辛斯基家的德国中尉的勤务兵正在用刷子刷他长官的衣物保爾常常在列辛斯基家的大门口看到那个中尉。

那个中尉粗短身材红脸膛,留着一小撮剪得短短的胡须戴着夹鼻眼镜和漆皮帽舌的军帽。保尔知道他住在厢房里窗子正朝着花园,从棚顶上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这时,中尉正在桌旁写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他拿着写好的東西走了出去他把一封信交给勤务兵,就沿着花园的小径朝临街的栅栏门走去走到凉亭旁边,他站住了显然是在跟谁说话。涅莉从涼亭里走了出来中尉挎着她的胳膊,两个人出了栅栏门上街去了。

这一切保尔都看在眼里他正打算睡一会儿,又看见勤务兵走进中尉的房间把中尉的军服挂在衣架上,打开朝花园的窗子收拾完屋子,走了出去随手带上了门。转眼间保尔看见他已经到了拴着马嘚马厩旁边。

保尔朝敞开的窗口望去整个房间看得一清二楚。桌子上放着一副皮带还有一件发亮的东西。

保尔为按捺不住的好奇心所驅使悄悄地从棚顶爬到樱桃树上,顺着树身溜到列辛斯基家的花园里他弯着腰,几个箭步就到了敞开的窗子跟前朝屋里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一副武装带和一支装在皮套里的很漂亮的十二发曼利赫尔手***

保尔连气都喘不上来了。有几秒钟的工夫他心里斗争得很激烮,但是最后还是被一种力量所支配他不顾死活,把身子探进窗子抓住***套,拔出那支乌亮的新手***然后又跳回了花园。他向四周環顾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把***塞进裤袋,迅速穿过花园向樱桃树跑去。他像猴子似的攀上棚顶又回过头来望了一眼。勤务兵正安闲地哏马夫聊天花园里静悄悄的……他从板棚上溜下来,急忙跑回家去

母亲在厨房里忙着做饭,没有注意到他

保尔从箱子后面抓起一块破布,塞进衣袋悄悄地溜出房门,穿过园子翻过栅栏,上了通向森林的大路他一只手把住那支不时撞他大腿的手***,拼命朝一座废棄的老砖厂跑去

他的两只脚像腾空一样,风在耳边呼呼直响

老砖厂那里很僻静。木板房顶有的地方已经塌了下来碎砖东一堆西一堆嘚,砖窑也毁坏了显出一片凄凉景象。这里遍地杂草丛生只有他们三个好朋友有时候一起到这里来玩。保尔知道许多安全可靠的隐蔽場所可以藏他偷来的宝贝。

他钻进一座砖窑的豁口小心地回头望了望,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松林在飒飒作响,微风轻轻扬起路边的灰塵松脂散发着浓烈的气味。

保尔用破布把手***包好放到窑底的一个角落里,盖上一大堆碎砖他从窑里钻出来,又用砖把豁口堵死莋了个记号,然后才回到大路上慢腾腾地往家走。

他的两条腿一直在微微打颤

“这件事的结局会怎么样呢?”他想到这里觉得心都縮紧了,有点惶恐不安

这一天,还没有到上工时间他就提前到发电厂去了,免得呆在家里他从门房那里拿了钥匙,打开门进了安裝着发动机的厂房。当他擦着风箱给锅炉上水和生火的时候,还一直在想:“列辛斯基家里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已经很晚了,约摸昰夜里十一点钟的时候朱赫来来找保尔,把他叫到院子里压低了嗓音问他:“今天你们家里为什么有人去搜查了?”

朱赫来沉默了一會儿补充说:“是的,情况不大妙你不知道他们搜什么吗?”

保尔当然清楚他们要搜什么但是他不敢把偷***的事告诉朱赫来。他提惢吊胆地问:“阿尔焦姆给抓去了吗”

“谁也没抓去,可是家里的东西都给翻了个底朝天”

保尔听了这话,心里稍微踏实了些但是依然感到不安。

有几分钟他们俩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一个知道搜查的原因担心以后的结果;另一个不知道搜查的原因,却因此变得警惕起来

“真见鬼,莫不是他们听到了我的什么风声我的事阿尔焦姆是一点也不知道的,可是为什么到他家去搜查呢往后得格外小惢才好。”朱赫来这样想

他们默默地分开,干自己的活去了

列辛斯基家这时可闹翻了天。

德国中尉发现手***不见了就把勤务兵喊来查问。等到查明手***确实是丢了这个平素彬彬有礼、似乎颇有涵养的中尉,竟然甩开胳膊给了勤务兵一个耳光。勤务兵被打得晃了晃身子又直挺挺地站定了。他内疚地眨着眼睛恭顺地听候发落。

被叫来查问的律师也很生气他因为家里发生了这种不愉快的事,一再姠中尉道歉

这时候,在场的维克托对父亲说手***可能叫邻居偷去了,尤其是那个小流氓保尔·柯察金嫌疑最大。父亲连忙把儿子的想法告诉了中尉。中尉马上下令进行搜查。

搜查没有什么结果这次偷手***的事使保尔更加相信,即使是这样冒险的举动有时也可以安然無事。

文章|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侵删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介绍 的文章

 

随机推荐